ag88环亚

mckay ag88.shop 2020-04-06 06:10:34 13753

作者:mckay

可访问此网址-送彩金💰【ag88.shop】💰ag88环亚

导读:一场史无前例、已持续4个月的山火,将从诸多方面改变澳大利亚。

一场燃烧了近4个月的山火,可能使得澳大利亚的国宝沦为“濒危物种”。

这场意外成为焦点的山火还要追溯到去年9月。当时,位于澳大利亚东海岸的昆士兰州和新南威尔士州迎来数千场丛林大火。此后,山火逐渐向南部蔓延。进入2020年,这场不断蔓延的山火丝毫没有放慢脚步。

在创纪录的高温、异常干燥的春季和大风助使下,这场山火的过火面积已超过1000万公顷,相当于奥地利的国土面积,并造成至少30人死亡、数百座房屋被毁,以及成百上千万的动物遭殃。澳大利亚当地媒体已将这场山火定性为“史上最严重”的火灾。

▲1月2日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拍摄的戴着口罩的路人。

在墨尔本生活十多年的华人小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市中心CBD都能闻到空气中烧焦的味道,“防烟雾的口罩现在很热销”。而澳大利亚第一大城市悉尼也开始早早启动了限水令。这场依旧在熊熊燃烧的山火正在使澳大利亚面临诸多考验。

截至当地时间13日21时,新南威尔士州共有105处山火仍在燃烧,其中38处火情未得到控制。根据最新统计,新南威尔士州共有2176栋房屋被烧毁,另有850栋房屋遭到山火破坏。而随着火势尚未得到有效控制,这些数字依旧在不断更新。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1~2个月,澳大利亚山火的形势不一定会好转。毕竟对澳大利亚而言,最炎热的季节才刚刚开始,“莫里森政府依旧会面对巨大的压力。”

▲澳大利亚大火烟尘近期影响到新西兰北岛北部 。图为1月5日,新西兰的奥克兰天空昏黄。

生物种群或改变

这场不断肆虐的山火有多严重?

以山火重灾区的新南威尔士州为例,自2019年7月至2020年1月8日,该州的过火面积已有490万公顷。对于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而言,目前夏季刚过半,这一数字已远超了该州近50年的整季平均燃烧面积:280万公顷。

山火所到之处,也正在改变澳大利亚特有的生物种群。目前,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山火已造成近5亿动物(鸟类、哺乳动物、爬行动物)葬身火海。在澳大利亚袋鼠岛的山火中就有超2万只考拉死亡。

澳大利亚环境部长苏珊·利(SussanLey)警告说,在一些地区,考拉可能会被重新列为濒危物种。不仅是行动缓慢的考拉,即便是跑跳能力超强的袋鼠也跑不过山火的肆虐。3日,澳大利亚第三大岛袋鼠岛遭遇山火袭击,森林烧毁面积达15万公顷。

虽然澳大利亚人口第一和第二大城市的悉尼、墨尔本均未直接受到火情影响,但也都进入了随时待命的状态。去年11月11日,悉尼及周边地区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是这座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及周边地区有史以来第一次面临着最高级别的火灾预警。

悉尼本就饱受干旱之苦。自去年6月起,悉尼就已实施一级限水令。这是悉尼10年来首次实施限水令。

据当地华人小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一级限水令是限制所有户外用水。比如,居民只能在上午10点之前、下午4点之后,用软管给草坪和花园浇水,软管上必须装有能控制水流量的喷嘴,禁止使用自动洒水系统;只能用水桶、高压清洗设备或装有触发喷嘴的软管清洗车辆等。

随着悉尼郊区火情的蔓延,该地或面临水资源危机。

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水务部网站显示,目前悉尼地区的大坝水位在42.8%。一旦降低至40%,将触发二级限水令。新南威尔士州原本预计将在2月初开始实行二级限水令。如今,这一限水令可能提前。

而山火产生的烟雾不仅使澳大利亚本国的生态环境遭殃,邻国新西兰也难逃影响。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公布的卫星云图显示,澳大利亚山火的烟雾还一度借助风力漂洋过海来到了12000公里以外的南美洲。

▲NASA1月7/8日的卫星图表显示澳山火的烟尘已飘至南美洲。(来源:NASA)

极端气候背锅?

山火,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并不罕见。

陈弘指出,澳大利亚特有的桉树由于不落叶但脱皮且生长密集等特性,已被科学界证明与山火脱不了干系。“火焰会随着燃烧的树皮一直上窜到树叶。而桉树的树叶富含油性,在高温时会产生油气,被风一吹,火焰就很容易从一棵树烧到另一棵树。”陈弘说道,“因此,在澳大利亚平缓的地势、密集的树林这一生态条件下,一旦起火,火势一般都十分凶险。”

那缘何2019年持续至今的这场山火如此猛烈?陈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去年起的这场山火与往年相比有三个不同特点。首先,2019年开年,澳大利亚北部遭遇严重干旱,至今一直没有得到缓解。空气湿度低,再加上地上树叶、枯柴堆积等,非常容易产生自燃现象;其次,从去年11月开启的夏季,澳大利亚遭遇持续高温,各地气温频繁上窜至40摄氏度。

今年年初世界气象组织已给出了“铁证”:2019年是有记录以来第二热的一年。在全球整体变暖的趋势下,澳大利亚也遭遇了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极端干旱、高温的气候容易产生干雷暴,再加上一些人为的用火不慎,也容易引起燃烧。”陈弘说道。

第三,陈弘强调,每年澳大利亚的山火一般从偏热的北部开始,慢慢往南蔓延,“但今年到处都是高温,导致山火遍地。先是新南威尔士州,再到昆士兰州、维多利亚州,南澳、西澳,甚至塔斯马尼亚岛也有,目前只有以沙漠和沼泽为特征的北领地没有遭遇山火。”

恶劣的气候变化预示了未来极其严重的山火,而这场山火也让澳大利亚的消防系统措手不及。陈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因此采用消防志愿者服务体系,“平时注重消防训练,火灾发生时就会自行组织灭火,这样既经济又实用。”在陈弘看来,今年澳大利亚遍地的山火导致消防资源紧缺。“消防工作主要由每个州主导,联邦政府一般并不插手。由于每个州的火情不一,中央层面没有统一的消防部门等机构,再加上州与州、联邦与州政府间缺乏协调,所以才导致如今救火不力的局面。”他说道。

▲1月10日,工作人员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消防局总部工作。

拖累GDP增长

澳大利亚西太平洋银行预计,迄今这场山火造成的损失或达50亿澳元(约合238亿元人民币),损失高于2009年维多利亚山火,可能拉低澳大利亚去年整体国内生产总值(GDP)0.2~0.5个百分点。

陈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澳大利亚的空运、航运、农牧业、旅游业均会受到此次山火的冲击。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经季调后澳大利亚的GDP环比增长0.4%。“山火的持续会对澳大利亚去年第四季度GDP走势产生很大影响,甚至不排除为负值,拉低去年全年的最终数据。”陈弘说道。

澳洲联邦银行证券部高级分析师费尔斯曼(RyanFelsman)指出,由于大火带来的打击,消费者信心指数上周已经跌至4年多来最低。目前,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经济学家已下调对2019年澳洲GDP的预测,从原先的增长1.9%调降为1.8%,远低于去年年初预估的2.7%。

许多分析师认为,山火很可能促使澳大利亚联储出台刺激经济的政策,至少直到中央银行调整货币政策为零利率或接近零利率。

澳大利亚也是中国人春节热衷的出境游目的地之一。对于即将到来的2020年农历春节,已订好机票决定带全家在澳大利亚过春节的小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于山火还是有点担心,主要还是空气污染方面的担忧。

澳大利亚旅游局局长韩斐励(PhillipaHarrison)在澳旅游局官网上表示,虽然山火对澳大利亚局部地区仍有影响,但许多地方未受牵连,大部分旅游景点仍正常运营,建议所有计划赴澳游客于出行前密切关注最新山火情况。

面对持续肆虐的山火,13日澳大利亚媒体公布的一项针对1505名选民的民意调查显示,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支持率大幅下降8个百分点,已降至他自2018年8月接任自由党党首以来的最低水平。

此前,莫里森对这场史无前例的山火危机反应迟缓,受到澳大利亚国内不少抨击。去年12月22日,莫里森曾召开新闻发布会,为自己不顾山火肆虐的紧急状况、带家人出国度假一事道歉。莫里森6日宣布设立新机构,负责救灾和重建工作,将在未来两个财年额外拨款20亿澳元(约合97亿元人民币),用于林火后的重建工作。12日,莫里森又承认在应对山火危机中存在失误。

▲2019年12月20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消防局消防员在维多利亚州西部的一处火点灭火。本文图表除署名外均来自新华社

对此,陈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山火灾情预估不足,是莫里森政府的主要责任,“在去年着火点已增多的情况下,莫里森并没有采取切实措施。”而从长远来看,陈弘认为,反映的是以莫里森为代表的自由党政府其实对气候变化议题一直以来的推诿、不重视。“自由党政府一直强调经济发展,因此拒绝在减排方面采取切实措施,这一点受到国内外的诟病。”陈弘说道,“如今,已知的事实是气候变化造成高温,高温加剧山火,但莫里森政府却无视气候变化这一问题。”以人均碳排放量来看,2018年经合组织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的人均碳排放量为22吨,高于美国(17吨)。在过去20年温室气体减排的表现上,澳大利亚也落后于其他国家。

对于莫里森的执政前景,陈弘表示,鉴于莫里森上台后修改相关动议,“要下台还是很难,毕竟此次山火还是自然灾害为主。即便换了领导人也需面对同样情况。”他认为,目前莫里森的挑战还是反对党利用此事大做文章,“但不会影响到莫里森的执政地位。毕竟灾难当头,自由党内会团结一致。”

好消息是,精疲力竭的澳大利亚消防队员们在13日终于控制住规模最大的一处“巨型山火”(Megablaze),而即将到来的潮湿天气有望为遭大火破坏的农村地区带来“喘息之机”。据气象局预测,本周一些火场的降雨量可达50毫米,可缓解长期干旱的状况。

(编辑:逍遥客)

<,见下图

导读:一场史无前例、已持续4个月的山火,将从诸多方面改变澳大利亚。

一场燃烧了近4个月的山火,可能使得澳大利亚的国宝沦为“濒危物种”。

这场意外成为焦点的山火还要追溯到去年9月。当时,位于澳大利亚东海岸的昆士兰州和新南威尔士州迎来数千场丛林大火。此后,山火逐渐向南部蔓延。进入2020年,这场不断蔓延的山火丝毫没有放慢脚步。

在创纪录的高温、异常干燥的春季和大风助使下,这场山火的过火面积已超过1000万公顷,相当于奥地利的国土面积,并造成至少30人死亡、数百座房屋被毁,以及成百上千万的动物遭殃。澳大利亚当地媒体已将这场山火定性为“史上最严重”的火灾。

▲1月2日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拍摄的戴着口罩的路人。

在墨尔本生活十多年的华人小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市中心CBD都能闻到空气中烧焦的味道,“防烟雾的口罩现在很热销”。而澳大利亚第一大城市悉尼也开始早早启动了限水令。这场依旧在熊熊燃烧的山火正在使澳大利亚面临诸多考验。

截至当地时间13日21时,新南威尔士州共有105处山火仍在燃烧,其中38处火情未得到控制。根据最新统计,新南威尔士州共有2176栋房屋被烧毁,另有850栋房屋遭到山火破坏。而随着火势尚未得到有效控制,这些数字依旧在不断更新。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1~2个月,澳大利亚山火的形势不一定会好转。毕竟对澳大利亚而言,最炎热的季节才刚刚开始,“莫里森政府依旧会面对巨大的压力。”

▲澳大利亚大火烟尘近期影响到新西兰北岛北部 。图为1月5日,新西兰的奥克兰天空昏黄。

生物种群或改变

这场不断肆虐的山火有多严重?

以山火重灾区的新南威尔士州为例,自2019年7月至2020年1月8日,该州的过火面积已有490万公顷。对于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而言,目前夏季刚过半,这一数字已远超了该州近50年的整季平均燃烧面积:280万公顷。

山火所到之处,也正在改变澳大利亚特有的生物种群。目前,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山火已造成近5亿动物(鸟类、哺乳动物、爬行动物)葬身火海。在澳大利亚袋鼠岛的山火中就有超2万只考拉死亡。

澳大利亚环境部长苏珊·利(SussanLey)警告说,在一些地区,考拉可能会被重新列为濒危物种。不仅是行动缓慢的考拉,即便是跑跳能力超强的袋鼠也跑不过山火的肆虐。3日,澳大利亚第三大岛袋鼠岛遭遇山火袭击,森林烧毁面积达15万公顷。

虽然澳大利亚人口第一和第二大城市的悉尼、墨尔本均未直接受到火情影响,但也都进入了随时待命的状态。去年11月11日,悉尼及周边地区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是这座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及周边地区有史以来第一次面临着最高级别的火灾预警。

悉尼本就饱受干旱之苦。自去年6月起,悉尼就已实施一级限水令。这是悉尼10年来首次实施限水令。

据当地华人小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一级限水令是限制所有户外用水。比如,居民只能在上午10点之前、下午4点之后,用软管给草坪和花园浇水,软管上必须装有能控制水流量的喷嘴,禁止使用自动洒水系统;只能用水桶、高压清洗设备或装有触发喷嘴的软管清洗车辆等。

随着悉尼郊区火情的蔓延,该地或面临水资源危机。

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水务部网站显示,目前悉尼地区的大坝水位在42.8%。一旦降低至40%,将触发二级限水令。新南威尔士州原本预计将在2月初开始实行二级限水令。如今,这一限水令可能提前。

而山火产生的烟雾不仅使澳大利亚本国的生态环境遭殃,邻国新西兰也难逃影响。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公布的卫星云图显示,澳大利亚山火的烟雾还一度借助风力漂洋过海来到了12000公里以外的南美洲。

▲NASA1月7/8日的卫星图表显示澳山火的烟尘已飘至南美洲。(来源:NASA)

极端气候背锅?

山火,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并不罕见。

陈弘指出,澳大利亚特有的桉树由于不落叶但脱皮且生长密集等特性,已被科学界证明与山火脱不了干系。“火焰会随着燃烧的树皮一直上窜到树叶。而桉树的树叶富含油性,在高温时会产生油气,被风一吹,火焰就很容易从一棵树烧到另一棵树。”陈弘说道,“因此,在澳大利亚平缓的地势、密集的树林这一生态条件下,一旦起火,火势一般都十分凶险。”

那缘何2019年持续至今的这场山火如此猛烈?陈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去年起的这场山火与往年相比有三个不同特点。首先,2019年开年,澳大利亚北部遭遇严重干旱,至今一直没有得到缓解。空气湿度低,再加上地上树叶、枯柴堆积等,非常容易产生自燃现象;其次,从去年11月开启的夏季,澳大利亚遭遇持续高温,各地气温频繁上窜至40摄氏度。

今年年初世界气象组织已给出了“铁证”:2019年是有记录以来第二热的一年。在全球整体变暖的趋势下,澳大利亚也遭遇了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极端干旱、高温的气候容易产生干雷暴,再加上一些人为的用火不慎,也容易引起燃烧。”陈弘说道。

第三,陈弘强调,每年澳大利亚的山火一般从偏热的北部开始,慢慢往南蔓延,“但今年到处都是高温,导致山火遍地。先是新南威尔士州,再到昆士兰州、维多利亚州,南澳、西澳,甚至塔斯马尼亚岛也有,目前只有以沙漠和沼泽为特征的北领地没有遭遇山火。”

恶劣的气候变化预示了未来极其严重的山火,而这场山火也让澳大利亚的消防系统措手不及。陈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因此采用消防志愿者服务体系,“平时注重消防训练,火灾发生时就会自行组织灭火,这样既经济又实用。”在陈弘看来,今年澳大利亚遍地的山火导致消防资源紧缺。“消防工作主要由每个州主导,联邦政府一般并不插手。由于每个州的火情不一,中央层面没有统一的消防部门等机构,再加上州与州、联邦与州政府间缺乏协调,所以才导致如今救火不力的局面。”他说道。

▲1月10日,工作人员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消防局总部工作。

拖累GDP增长

澳大利亚西太平洋银行预计,迄今这场山火造成的损失或达50亿澳元(约合238亿元人民币),损失高于2009年维多利亚山火,可能拉低澳大利亚去年整体国内生产总值(GDP)0.2~0.5个百分点。

陈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澳大利亚的空运、航运、农牧业、旅游业均会受到此次山火的冲击。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经季调后澳大利亚的GDP环比增长0.4%。“山火的持续会对澳大利亚去年第四季度GDP走势产生很大影响,甚至不排除为负值,拉低去年全年的最终数据。”陈弘说道。

澳洲联邦银行证券部高级分析师费尔斯曼(RyanFelsman)指出,由于大火带来的打击,消费者信心指数上周已经跌至4年多来最低。目前,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经济学家已下调对2019年澳洲GDP的预测,从原先的增长1.9%调降为1.8%,远低于去年年初预估的2.7%。

许多分析师认为,山火很可能促使澳大利亚联储出台刺激经济的政策,至少直到中央银行调整货币政策为零利率或接近零利率。

澳大利亚也是中国人春节热衷的出境游目的地之一。对于即将到来的2020年农历春节,已订好机票决定带全家在澳大利亚过春节的小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于山火还是有点担心,主要还是空气污染方面的担忧。

澳大利亚旅游局局长韩斐励(PhillipaHarrison)在澳旅游局官网上表示,虽然山火对澳大利亚局部地区仍有影响,但许多地方未受牵连,大部分旅游景点仍正常运营,建议所有计划赴澳游客于出行前密切关注最新山火情况。

面对持续肆虐的山火,13日澳大利亚媒体公布的一项针对1505名选民的民意调查显示,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支持率大幅下降8个百分点,已降至他自2018年8月接任自由党党首以来的最低水平。

此前,莫里森对这场史无前例的山火危机反应迟缓,受到澳大利亚国内不少抨击。去年12月22日,莫里森曾召开新闻发布会,为自己不顾山火肆虐的紧急状况、带家人出国度假一事道歉。莫里森6日宣布设立新机构,负责救灾和重建工作,将在未来两个财年额外拨款20亿澳元(约合97亿元人民币),用于林火后的重建工作。12日,莫里森又承认在应对山火危机中存在失误。

▲2019年12月20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消防局消防员在维多利亚州西部的一处火点灭火。本文图表除署名外均来自新华社

对此,陈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山火灾情预估不足,是莫里森政府的主要责任,“在去年着火点已增多的情况下,莫里森并没有采取切实措施。”而从长远来看,陈弘认为,反映的是以莫里森为代表的自由党政府其实对气候变化议题一直以来的推诿、不重视。“自由党政府一直强调经济发展,因此拒绝在减排方面采取切实措施,这一点受到国内外的诟病。”陈弘说道,“如今,已知的事实是气候变化造成高温,高温加剧山火,但莫里森政府却无视气候变化这一问题。”以人均碳排放量来看,2018年经合组织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的人均碳排放量为22吨,高于美国(17吨)。在过去20年温室气体减排的表现上,澳大利亚也落后于其他国家。

对于莫里森的执政前景,陈弘表示,鉴于莫里森上台后修改相关动议,“要下台还是很难,毕竟此次山火还是自然灾害为主。即便换了领导人也需面对同样情况。”他认为,目前莫里森的挑战还是反对党利用此事大做文章,“但不会影响到莫里森的执政地位。毕竟灾难当头,自由党内会团结一致。”

好消息是,精疲力竭的澳大利亚消防队员们在13日终于控制住规模最大的一处“巨型山火”(Megablaze),而即将到来的潮湿天气有望为遭大火破坏的农村地区带来“喘息之机”。据气象局预测,本周一些火场的降雨量可达50毫米,可缓解长期干旱的状况。

(编辑:逍遥客)

<

如下图

澳大利亚史上最严重山火:不仅烤焦5亿动物,还烤糊经济

导读:一场史无前例、已持续4个月的山火,将从诸多方面改变澳大利亚。

一场燃烧了近4个月的山火,可能使得澳大利亚的国宝沦为“濒危物种”。

这场意外成为焦点的山火还要追溯到去年9月。当时,位于澳大利亚东海岸的昆士兰州和新南威尔士州迎来数千场丛林大火。此后,山火逐渐向南部蔓延。进入2020年,这场不断蔓延的山火丝毫没有放慢脚步。

在创纪录的高温、异常干燥的春季和大风助使下,这场山火的过火面积已超过1000万公顷,相当于奥地利的国土面积,并造成至少30人死亡、数百座房屋被毁,以及成百上千万的动物遭殃。澳大利亚当地媒体已将这场山火定性为“史上最严重”的火灾。

▲1月2日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拍摄的戴着口罩的路人。

在墨尔本生活十多年的华人小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市中心CBD都能闻到空气中烧焦的味道,“防烟雾的口罩现在很热销”。而澳大利亚第一大城市悉尼也开始早早启动了限水令。这场依旧在熊熊燃烧的山火正在使澳大利亚面临诸多考验。

截至当地时间13日21时,新南威尔士州共有105处山火仍在燃烧,其中38处火情未得到控制。根据最新统计,新南威尔士州共有2176栋房屋被烧毁,另有850栋房屋遭到山火破坏。而随着火势尚未得到有效控制,这些数字依旧在不断更新。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1~2个月,澳大利亚山火的形势不一定会好转。毕竟对澳大利亚而言,最炎热的季节才刚刚开始,“莫里森政府依旧会面对巨大的压力。”

▲澳大利亚大火烟尘近期影响到新西兰北岛北部 。图为1月5日,新西兰的奥克兰天空昏黄。

生物种群或改变

这场不断肆虐的山火有多严重?

以山火重灾区的新南威尔士州为例,自2019年7月至2020年1月8日,该州的过火面积已有490万公顷。对于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而言,目前夏季刚过半,这一数字已远超了该州近50年的整季平均燃烧面积:280万公顷。

山火所到之处,也正在改变澳大利亚特有的生物种群。目前,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山火已造成近5亿动物(鸟类、哺乳动物、爬行动物)葬身火海。在澳大利亚袋鼠岛的山火中就有超2万只考拉死亡。

澳大利亚环境部长苏珊·利(SussanLey)警告说,在一些地区,考拉可能会被重新列为濒危物种。不仅是行动缓慢的考拉,即便是跑跳能力超强的袋鼠也跑不过山火的肆虐。3日,澳大利亚第三大岛袋鼠岛遭遇山火袭击,森林烧毁面积达15万公顷。

虽然澳大利亚人口第一和第二大城市的悉尼、墨尔本均未直接受到火情影响,但也都进入了随时待命的状态。去年11月11日,悉尼及周边地区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是这座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及周边地区有史以来第一次面临着最高级别的火灾预警。

悉尼本就饱受干旱之苦。自去年6月起,悉尼就已实施一级限水令。这是悉尼10年来首次实施限水令。

据当地华人小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一级限水令是限制所有户外用水。比如,居民只能在上午10点之前、下午4点之后,用软管给草坪和花园浇水,软管上必须装有能控制水流量的喷嘴,禁止使用自动洒水系统;只能用水桶、高压清洗设备或装有触发喷嘴的软管清洗车辆等。

随着悉尼郊区火情的蔓延,该地或面临水资源危机。

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水务部网站显示,目前悉尼地区的大坝水位在42.8%。一旦降低至40%,将触发二级限水令。新南威尔士州原本预计将在2月初开始实行二级限水令。如今,这一限水令可能提前。

而山火产生的烟雾不仅使澳大利亚本国的生态环境遭殃,邻国新西兰也难逃影响。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公布的卫星云图显示,澳大利亚山火的烟雾还一度借助风力漂洋过海来到了12000公里以外的南美洲。

▲NASA1月7/8日的卫星图表显示澳山火的烟尘已飘至南美洲。(来源:NASA)

极端气候背锅?

山火,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并不罕见。

陈弘指出,澳大利亚特有的桉树由于不落叶但脱皮且生长密集等特性,已被科学界证明与山火脱不了干系。“火焰会随着燃烧的树皮一直上窜到树叶。而桉树的树叶富含油性,在高温时会产生油气,被风一吹,火焰就很容易从一棵树烧到另一棵树。”陈弘说道,“因此,在澳大利亚平缓的地势、密集的树林这一生态条件下,一旦起火,火势一般都十分凶险。”

那缘何2019年持续至今的这场山火如此猛烈?陈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去年起的这场山火与往年相比有三个不同特点。首先,2019年开年,澳大利亚北部遭遇严重干旱,至今一直没有得到缓解。空气湿度低,再加上地上树叶、枯柴堆积等,非常容易产生自燃现象;其次,从去年11月开启的夏季,澳大利亚遭遇持续高温,各地气温频繁上窜至40摄氏度。

今年年初世界气象组织已给出了“铁证”:2019年是有记录以来第二热的一年。在全球整体变暖的趋势下,澳大利亚也遭遇了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极端干旱、高温的气候容易产生干雷暴,再加上一些人为的用火不慎,也容易引起燃烧。”陈弘说道。

第三,陈弘强调,每年澳大利亚的山火一般从偏热的北部开始,慢慢往南蔓延,“但今年到处都是高温,导致山火遍地。先是新南威尔士州,再到昆士兰州、维多利亚州,南澳、西澳,甚至塔斯马尼亚岛也有,目前只有以沙漠和沼泽为特征的北领地没有遭遇山火。”

恶劣的气候变化预示了未来极其严重的山火,而这场山火也让澳大利亚的消防系统措手不及。陈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因此采用消防志愿者服务体系,“平时注重消防训练,火灾发生时就会自行组织灭火,这样既经济又实用。”在陈弘看来,今年澳大利亚遍地的山火导致消防资源紧缺。“消防工作主要由每个州主导,联邦政府一般并不插手。由于每个州的火情不一,中央层面没有统一的消防部门等机构,再加上州与州、联邦与州政府间缺乏协调,所以才导致如今救火不力的局面。”他说道。

▲1月10日,工作人员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消防局总部工作。

拖累GDP增长

澳大利亚西太平洋银行预计,迄今这场山火造成的损失或达50亿澳元(约合238亿元人民币),损失高于2009年维多利亚山火,可能拉低澳大利亚去年整体国内生产总值(GDP)0.2~0.5个百分点。

陈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澳大利亚的空运、航运、农牧业、旅游业均会受到此次山火的冲击。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经季调后澳大利亚的GDP环比增长0.4%。“山火的持续会对澳大利亚去年第四季度GDP走势产生很大影响,甚至不排除为负值,拉低去年全年的最终数据。”陈弘说道。

澳洲联邦银行证券部高级分析师费尔斯曼(RyanFelsman)指出,由于大火带来的打击,消费者信心指数上周已经跌至4年多来最低。目前,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经济学家已下调对2019年澳洲GDP的预测,从原先的增长1.9%调降为1.8%,远低于去年年初预估的2.7%。

许多分析师认为,山火很可能促使澳大利亚联储出台刺激经济的政策,至少直到中央银行调整货币政策为零利率或接近零利率。

澳大利亚也是中国人春节热衷的出境游目的地之一。对于即将到来的2020年农历春节,已订好机票决定带全家在澳大利亚过春节的小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于山火还是有点担心,主要还是空气污染方面的担忧。

澳大利亚旅游局局长韩斐励(PhillipaHarrison)在澳旅游局官网上表示,虽然山火对澳大利亚局部地区仍有影响,但许多地方未受牵连,大部分旅游景点仍正常运营,建议所有计划赴澳游客于出行前密切关注最新山火情况。

面对持续肆虐的山火,13日澳大利亚媒体公布的一项针对1505名选民的民意调查显示,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支持率大幅下降8个百分点,已降至他自2018年8月接任自由党党首以来的最低水平。

此前,莫里森对这场史无前例的山火危机反应迟缓,受到澳大利亚国内不少抨击。去年12月22日,莫里森曾召开新闻发布会,为自己不顾山火肆虐的紧急状况、带家人出国度假一事道歉。莫里森6日宣布设立新机构,负责救灾和重建工作,将在未来两个财年额外拨款20亿澳元(约合97亿元人民币),用于林火后的重建工作。12日,莫里森又承认在应对山火危机中存在失误。

▲2019年12月20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消防局消防员在维多利亚州西部的一处火点灭火。本文图表除署名外均来自新华社

对此,陈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山火灾情预估不足,是莫里森政府的主要责任,“在去年着火点已增多的情况下,莫里森并没有采取切实措施。”而从长远来看,陈弘认为,反映的是以莫里森为代表的自由党政府其实对气候变化议题一直以来的推诿、不重视。“自由党政府一直强调经济发展,因此拒绝在减排方面采取切实措施,这一点受到国内外的诟病。”陈弘说道,“如今,已知的事实是气候变化造成高温,高温加剧山火,但莫里森政府却无视气候变化这一问题。”以人均碳排放量来看,2018年经合组织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的人均碳排放量为22吨,高于美国(17吨)。在过去20年温室气体减排的表现上,澳大利亚也落后于其他国家。

对于莫里森的执政前景,陈弘表示,鉴于莫里森上台后修改相关动议,“要下台还是很难,毕竟此次山火还是自然灾害为主。即便换了领导人也需面对同样情况。”他认为,目前莫里森的挑战还是反对党利用此事大做文章,“但不会影响到莫里森的执政地位。毕竟灾难当头,自由党内会团结一致。”

好消息是,精疲力竭的澳大利亚消防队员们在13日终于控制住规模最大的一处“巨型山火”(Megablaze),而即将到来的潮湿天气有望为遭大火破坏的农村地区带来“喘息之机”。据气象局预测,本周一些火场的降雨量可达50毫米,可缓解长期干旱的状况。

(编辑:逍遥客)

<

澳大利亚史上最严重山火:不仅烤焦5亿动物,还烤糊经济

分享: